喜報!歐陽(yáng)黔森新作《雄渾的烏江》在《人民日報》發(fā)表

2024-5-6 00:17| 發(fā)布者: cnxqw| 查看: 10789 |原作者: 歐陽(yáng)黔森|來(lái)自: 人民日報

摘要: 你家鄉的河是什么模樣?是“小河淌水清悠悠”,還是“一條大河波浪寬”?那條河,或許奔騰不息,或許潺潺流淌,默默潤澤大地,也悄然流過(guò)心田!按蟮仫L(fēng)華”欄目即日起推出“家鄉的那條河”系列作品,抒寫(xiě)流動(dòng)的歌謠 ...

圖片
你家鄉的河是什么模樣?是“小河淌水清悠悠”,還是“一條大河波浪寬”?那條河,或許奔騰不息,或許潺潺流淌,默默潤澤大地,也悄然流過(guò)心田。
“大地風(fēng)華”欄目即日起推出“家鄉的那條河”系列作品,抒寫(xiě)流動(dòng)的歌謠,抒發(fā)蕩漾心中的山河詩(shī)意。
———編 者


烏江是一條湛藍色的大河。
它從磅礴的烏蒙山脈海拔兩千多米的高山之巔一瀉千里,至重慶涪陵匯入長(cháng)江。兩千多米的落差,造就了烏江的雄渾之氣。
烏江是長(cháng)江上游南岸最大的支流,有南、北兩源,均發(fā)源于烏蒙山脈。南源三岔河發(fā)源于貴州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,為烏江主源,北源六沖河發(fā)源于赫章縣。兩源在黔西市化屋村匯合后,開(kāi)始稱(chēng)為烏江;荽逯了寄峡h段,為烏江中游,思南縣以下,為烏江下游。烏江全長(cháng)一千零三十七公里,總流域面積約八萬(wàn)七千九百平方公里。
烏蒙磅礴,烏江天塹,是對這片神奇土地最言簡(jiǎn)意賅的表達。于我而言,對這樣的言簡(jiǎn)意賅,最為感同身受。三十歲以前,我是一名地質(zhì)隊員,徒步烏江流域,驚嘆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在這樣的驚嘆中,我逐漸形成一個(gè)習慣,就是我一看見(jiàn)山,就想翻越,就想登頂。于我而言,沒(méi)有比一覽眾山小更愉悅的了。這樣的愉悅,美妙無(wú)比,卻又不可言傳。而這樣的感受,從骨子里,又分明地讓我想與人分享。于是,我成了一名作家。
成為一名專(zhuān)業(yè)作家的近三十年里,一個(gè)地質(zhì)隊員的初心,仍然讓我樂(lè )此不疲地行走在烏江流域。貴州有一百二十五萬(wàn)多座山峰,就是“萬(wàn)峰成林”這樣的詞,在這樣的數據面前,也顯得有些底氣不足。
如果說(shuō),作為一名地質(zhì)隊員,跋涉在這塊土地上讓我驚嘆;那么,作為一名作家,我絞盡腦汁也想不出能真實(shí)反映心情的詞語(yǔ)。是的,沒(méi)有最好的詞語(yǔ),只有用驚嘆的近義詞——震撼!好在驚嘆和震撼,還是有區別的。驚嘆,在臉上;震撼,在心上。
在烏江穿過(guò)的連綿不斷的群山里,一抬頭,看見(jiàn)的是十四億年前的山巔,落腳的每一步,都好像跨越了幾萬(wàn)年。在那樣的一瞬間,你會(huì )有什么感受?只能是感覺(jué)到自己的渺小,由此產(chǎn)生對大自然由衷的敬畏。
我當然記得,三十多年前,我站在山之巔的表情,眼里滿(mǎn)是驚嘆。這樣的驚嘆讓人直想嘹亮地大聲歌唱。
我當然也記得,作為一名作家,這片土地給我的震撼。這樣的震撼,不僅寫(xiě)在我的臉上,而且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上,在我的胸中激蕩起了滔天的巨浪。
“地無(wú)三尺平,人無(wú)三分銀”是這一塊土地千百年來(lái)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李白來(lái)到夜郎,曾寫(xiě)下“夜郎萬(wàn)里道,西上令人老”“去國愁夜郎,投身竄荒谷”。王陽(yáng)明來(lái)到龍場(chǎng)驛,曾感嘆“連峰際天兮,飛鳥(niǎo)不通。游子懷鄉兮,莫知西東”。
距今約十四億年的遠古時(shí)期,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。到了距今約三千六百萬(wàn)年至五千三百萬(wàn)年的第三紀始新世時(shí)期,發(fā)生了喜馬拉雅造山運動(dòng)。在青藏高原不斷隆升的影響下,這一塊土地逐漸隆起,構筑起了烏蒙山脈、武陵山脈、大婁山脈的千山萬(wàn)壑。
這風(fēng)這雨,千萬(wàn)年的酸蝕和侵染,剝落出它的瘦骨嶙峋;這天這地,億萬(wàn)年的隆起與沉陷,構筑了它的萬(wàn)峰成林。這是我行走烏江流域時(shí)的最初印象。
我們可以想象,在億萬(wàn)年的沉積中,松散的沉積物在壓力作用下,逐漸變成堅硬的巖石。這些巖石當中,有震旦紀、寒武紀、奧陶紀、三疊紀、侏羅紀等等地層,時(shí)長(cháng)八億年至八千萬(wàn)年以上?蛇@樣比擬,喜馬拉雅造山運動(dòng),像一只巨大的手,攪動(dòng)著(zhù)這些沉積巖層,原本在下面的,翻上來(lái)了,原本在上面的,覆蓋下去了。這就造成了在一塊不大的土地上,前腳剛剛離開(kāi)五億年前三葉蟲(chóng)剛開(kāi)始活躍的寒武紀地層,后腳就踏上八千萬(wàn)年前侏羅紀恐龍活躍時(shí)期的地層。這樣的奇觀(guān),地質(zhì)隊員最能深切感受到其中的端倪。
我穿越過(guò)羅布泊,橫跨過(guò)塔克拉瑪干,在喜馬拉雅山脈、昆侖山脈、天山山脈、祁連山脈、阿爾金山脈、橫斷山脈等都曾留下過(guò)足跡;我俯瞰過(guò)壯觀(guān)的黃河壺口瀑布,仰望過(guò)雄奇的長(cháng)江三峽,在金沙江的虎跳峽領(lǐng)略過(guò)水的狂歡,在怒江的大拐彎感受過(guò)一江春水的奔騰……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給予我無(wú)數的驚嘆和震撼。但是,于驚嘆和震撼而言,我體驗最為深刻的,還是家鄉的烏蒙山脈、武陵山脈,以及山脈中最大的河流——烏江。
在烏江之源,我驚喜地看到晶瑩剔透的五眼清泉,從巖層狹縫里淙淙涌出。不難想象正是這無(wú)數的涓涓細流,變成了小溪,匯集成了小河。它一路奔流,時(shí)而潛伏在地下,時(shí)而冒出地面,最終變成一條蔚為壯觀(guān)的大江,在跌宕起伏的山間飛流直下,一瀉千里。在以往的印象里,烏江是蠻荒的,烏江岸邊的文明是滯后的,可是六沖河沿岸的可樂(lè )考古遺址公園,改變了我的這一印象。
可樂(lè ),古籍稱(chēng)為“柯洛倮姆”,曾經(jīng)是夜郎古國鼎盛時(shí)期的大都市,在古時(shí)與成都、重慶、昆明等齊名。不知道為什么,只有可樂(lè )大城淹沒(méi)在了歷史的歲月里。
白云蒼狗、白駒過(guò)隙,烏江沉寂在這“失落的文明”里,幾千年以來(lái),只有零星的記載和歷史的片段?梢哉f(shuō),它遠離政治文化中心,也與重大歷史進(jìn)程失之交臂。一直到1935年1月1日,烏江邊一個(gè)叫猴場(chǎng)的地方,迎來(lái)了“偉大轉折的前夜”。猴場(chǎng)會(huì )議后,紅軍強渡烏江天塹,攻取了遵義城。
當我站在紅軍強渡烏江的河段時(shí),已不見(jiàn)當年的急流險灘,只見(jiàn)高峽出平湖的景象。原來(lái)是烏江上的一個(gè)超級工程構皮灘水電站,改變了這一段“水急灘連灘、十船九打爛”的舊模樣。
這個(gè)工程一舉創(chuàng )造了六個(gè)世界紀錄。通過(guò)一系列工程,經(jīng)過(guò)構皮灘水電站的船體在“電梯”中被抬高二百三十多米,然后進(jìn)入構皮灘水庫。這種奇觀(guān)被人們形象地稱(chēng)為“船在天上行”。從此烏江的水運通江達海,創(chuàng )造了新時(shí)代的人間奇跡。
烏江的生態(tài)系統也曾遭到過(guò)破壞,一度變成了“污江”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貴州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抓生態(tài)文明建設,“鐵腕治污”,推進(jìn)烏江流域生態(tài)修復,烏江迎來(lái)了涅槃重生。
我走進(jìn)化屋村這個(gè)懸崖下的村莊時(shí),這里已經(jīng)成為遠近聞名的生態(tài)美、百姓富的美麗鄉村。站在化屋村,我看見(jiàn)一座大橋像飛虹一樣連接起烏江大峽谷的兩岸。眼前青山如黛、江水碧藍,船在江上走,車(chē)在天上行,仿佛置身天上人間。
我深切體會(huì )到了天塹變通途的奇跡。在這片“萬(wàn)重山”“千條水”的土地上,一座座橋梁,一條條隧道,聯(lián)通了昨天、今天和明天。峽谷不再限制我們的想象,我們可以站在高處看世界。如今的夜郎故地,已成為現代橋梁的展廳。截至2023年底,貴州架起了三萬(wàn)余座橋梁,大小橋梁連起來(lái)超過(guò)五千公里,創(chuàng )造了數十個(gè)“世界第一”,贏(yíng)得了“世界橋梁看中國、中國橋梁看貴州”的美譽(yù)。造型各異的橋梁,已成為這塊神奇的土地與世界對話(huà)的一張亮麗名片。
以往瘦骨嶙峋的貴州、“人無(wú)三分銀”的貴州徹底撕掉了千百年來(lái)貧困的標簽;萬(wàn)峰成林的貴州、“地無(wú)三尺平”的貴州告別了出門(mén)“萬(wàn)重山”、回家“千條水”的歷史,譜寫(xiě)著(zhù)新的精彩篇章。
烏江,這條湛藍色的大河,美麗而富饒!

歐陽(yáng)黔森,現任貴州省文聯(lián)主席,貴州省作協(xié)主席,貴州文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;中國作協(xié)主席團委員、影視專(zhuān)委會(huì )副主任,一級編劇、二級教授,博士生導師,國務(wù)院特殊津貼專(zhuān)家、貴州省核心專(zhuān)家,第十一、十二、十三、十四屆全國人大代表。先后在中文核心期刊發(fā)表文學(xué)作品七百余萬(wàn)字。著(zhù)有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雄關(guān)漫道》《非愛(ài)時(shí)間》《絕地逢生》《奢香夫人》《莫道君行早》;中短篇小說(shuō)集、報告文學(xué)散文集《味道》《白多黑少》《莽昆侖》《歐陽(yáng)黔森短篇小說(shuō)選》《水的眼淚》《枕夢(mèng)山河》《江山如此多嬌》等十余部。編劇并任總制片人的電視連續劇、電影有《雄關(guān)漫道》《絕地逢生》《奢香夫人》《二十四道拐》《幸存日》《云下的日子》《極度危機》《花繁葉茂》《偉大的轉折》等十五部;曾四次獲得中宣部“全國五個(gè)一工程獎”、魯迅文學(xué)獎、四次全國電視“金鷹獎”、三次全國電視劇“飛天獎”、兩次全軍“金星獎”、三次國家廣電總局優(yōu)秀劇本獎,及省政府文藝獎一等獎等獎項50余次。被中宣部授予“全國文化名家暨全國四個(gè)一批人才”,被中宣部、國家人力資源部、中國文聯(lián)授予全國中青年“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”稱(chēng)號。


(來(lái)源:人民日報)


路過(guò)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
雞蛋

相關(guān)閱讀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
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,久久中文字幕人妻丝袜系列,毛片无码高潮喷液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