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澤東與湖南大學(xué)的淵源及其受岳麓書(shū)院的教育影響

2024-4-24 19:54| 發(fā)布者: cnxqw| 查看: 17609 |原作者: 唐珍名|來(lái)自: 大學(xué)教育科學(xué)

摘要: 毛澤東與湖南大學(xué)的淵源及其受岳麓書(shū)院的教育影響唐珍名作者簡(jiǎn)介:唐珍名(1971-),男,湖南永州人,湖南大學(xué)黨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(cháng)、馬克思主義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,研究員,博士生導師,主要從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傳統文化 ...
毛澤東與湖南大學(xué)的淵源及其
受岳麓書(shū)院的教育影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唐珍名

       作者簡(jiǎn)介:唐珍名(1971-),男,湖南永州人,湖南大學(xué)黨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(cháng)、馬克思主義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,研究員,博士生導師,主要從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傳統文化研究;長(cháng)沙,410082。
(原文載于《大學(xué)教育科學(xué)》2021年第6期 P78-84)

        摘要:湖南大學(xué)由中國古代著(zhù)名四大書(shū)院之一的岳麓書(shū)院發(fā)展而來(lái)。從岳麓書(shū)院到湖南大學(xué),千余年來(lái),這里傳承和弘揚古代書(shū)院傳道濟民、愛(ài)國務(wù)實(shí)、經(jīng)世致用、實(shí)事求是等優(yōu)良教育文化傳統,弦歌不絕。毛澤東與湖南大學(xué)淵源深厚,他曾在湖南大學(xué)前身之一的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就讀,經(jīng)常在岳麓書(shū)院從事革命活動(dòng),多次寓居岳麓書(shū)院,并與湖南大學(xué)師生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,1950年親筆為湖南大學(xué)題寫(xiě)校名。岳麓書(shū)院深厚的優(yōu)良教育文化傳統對毛澤東有著(zhù)多方面影響,尤其是書(shū)院經(jīng)世致用學(xué)風(fēng)、傳道濟民學(xué)統、歷代先賢教育、實(shí)事求是匾額等,對毛澤東的熏陶和影響非常深刻。正因如此,岳麓書(shū)院是黨的實(shí)事求是思想路線(xiàn)的一個(gè)策源地和有重要影響的地方。
       關(guān)鍵詞:書(shū)院教育;岳麓書(shū)院;傳道濟民;經(jīng)世致用;實(shí)事求是;毛澤東

一、湖南大學(xué)的源流及其
書(shū)院的關(guān)系

       湖南大學(xué)由中國古代著(zhù)名四大書(shū)院之一的岳麓書(shū)院發(fā)展而來(lái)。自北宋開(kāi)寶九年(公元976年)創(chuàng )始,岳麓書(shū)院歷經(jīng)宋、元、明、清各代,興學(xué)綿延。1903年,岳麓書(shū)院改制為湖南高等學(xué)堂。1905年,時(shí)務(wù)學(xué)堂經(jīng)改制為求實(shí)書(shū)院,后更名為湖南省城大學(xué),湖南高等學(xué)堂并入。1912年,湖南高等學(xué)堂更名為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,同年湖南優(yōu)質(zhì)師范學(xué)堂并入。1917年,由湖南省垣實(shí)業(yè)學(xué)堂、湖南官立高等實(shí)業(yè)學(xué)堂發(fā)展而來(lái)的湖南公立工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,合并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校產(chǎn),在岳麓書(shū)院辦學(xué)。1926年,湖南公立工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與由湖南中等商業(yè)學(xué)校發(fā)展而來(lái)的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,以及由湖南公立第一法政學(xué)校、湖南公立第二法學(xué)校、湖南公立法律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等發(fā)展而來(lái)的湖南公立法政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合并,組建成為省立湖南大學(xué)。

      1937年,湖南大學(xué)由省立升為國立。1950年,由我黨創(chuàng )始人和早期領(lǐng)導人之一的李達擔任新中國第一任湖南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。1950年8月20日,毛澤東同志親筆為湖南大學(xué)題寫(xiě)校名。2000年,湖南大學(xué)與湖南財經(jīng)學(xué)院合并組建成新的湖南大學(xué)。目前,湖南大學(xué)系教育部直屬全國重點(diǎn)大學(xué)、國家“211工程”“985工程”重點(diǎn)建設高校、國家“世界一流大學(xué)”建設高校。岳麓書(shū)院是湖南大學(xué)的二級學(xué)院。

       從古代書(shū)院到現代大學(xué),千余年來(lái),這座中國在原址辦學(xué)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、一直興學(xué)不衰的高等學(xué)府,堅持傳承和弘揚傳道濟民、愛(ài)國務(wù)實(shí)、經(jīng)世致用、實(shí)事求是、兼容并蓄等優(yōu)良文化教育傳統,為國家和社會(huì )培養了一大批棟梁之才,創(chuàng )造了“惟楚有材、于斯為盛”的千年傳奇,既是中國高等教育發(fā)展史的縮影和活化石,也是世界高等教育發(fā)展史上的罕見(jiàn)奇跡,被譽(yù)為“千年學(xué)府”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二、毛澤東與湖南大學(xué)的深厚淵源


       青年毛澤東曾就讀湖南大學(xué)前身之一的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,多次寓居岳麓書(shū)院,并與一大批千年學(xué)府師生激揚文字、指點(diǎn)江山,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。新中國成立后,毛澤東親筆為湖南大學(xué)題寫(xiě)校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(一)曾經(jīng)就讀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

       1911年,毛澤東離開(kāi)湘鄉東山高等小學(xué)堂來(lái)到長(cháng)沙求學(xué),進(jìn)入湘鄉駐省中學(xué)堂讀書(shū)。1912年,毛澤東在長(cháng)沙連續報考了警察學(xué)校、制造肥皂的學(xué)校、法政學(xué)校、商業(yè)學(xué)堂、商業(yè)學(xué)校、省立第一中學(xué)、省第四師范學(xué)校等七所學(xué)校。其中,在警察學(xué)校、制造肥皂的學(xué)校、法政學(xué)校等三所學(xué)校,毛澤東都交了報名費,但沒(méi)有參加考試;參加考試被錄取卻沒(méi)有就讀的是商業(yè)學(xué)堂;參加考試被錄取就讀的是商業(yè)學(xué)校、省立第一中學(xué)、省第四師范學(xué)校等三所學(xué)校。其中,毛澤東在商業(yè)學(xué)校就讀一個(gè)月,在省立第一中學(xué)就讀六個(gè)月,在省第四師范學(xué)校和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共學(xué)習五年半。

       毛澤東于1913年就讀的省第四師范學(xué)校于1914年并入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。毛澤東于1912年就讀一個(gè)月的商業(yè)學(xué)校是湖南中等商業(yè)學(xué)校。該校于1913年、1914年、1916年分別更名為湖南商業(yè)?茖W(xué)校、湖南省立甲種商業(yè)學(xué)校、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。1926年,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與湖南公立工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、湖南公立法政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合并成立湖南大學(xué)。

       在《西行漫記》一書(shū)中,毛澤東曾向斯諾口述了就讀商業(yè)學(xué)校的經(jīng)歷:“有一天我讀到一則把一所公立高級商業(yè)學(xué)校說(shuō)得天花亂墜的廣告!疫M(jìn)了這個(gè)學(xué)校,但是只住了一個(gè)月。我發(fā)現,在這所新學(xué)校上學(xué)的困難是大多數課程都用英語(yǔ)講授。我和其他學(xué)生一樣,不懂得什么英語(yǔ);說(shuō)實(shí)在的,除了字母就不知道什么了。另外一個(gè)困難是學(xué)校沒(méi)有英語(yǔ)教師。這種情況使我感到很討厭,所以到月底就退學(xué)了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二)多次寓居岳麓書(shū)院

       岳麓山及岳麓書(shū)院是毛澤東和同學(xué)們的早期革命活動(dòng)地。張昆弟曾在1917年9月23日的日記中寫(xiě)道,“今日早起,同蔡毛二君居側上岳麓,沿山脊而行,至書(shū)院后下山。涼風(fēng)大發(fā),空氣清爽?諝庠,大風(fēng)浴,胸襟洞澈,曠然有遠俗之慨,歸時(shí)十一點(diǎn)鐘矣”。同毛澤東、蔡和森發(fā)起新民學(xué)會(huì )的羅章龍曾撰文回憶,1915年深冬,毛澤東邀請他到朱張渡泛舟過(guò)湘江、共攀岳麓山,在赫曦臺討論朱熹、張在湖南留下的學(xué)術(shù)影響,并合寫(xiě)了一首五言律詩(shī)。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的《毛澤東傳奇》記載,毛澤東在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讀書(shū)時(shí),大多數星期天都與蕭子升在一起活動(dòng),活動(dòng)的主要去處就是岳麓書(shū)院。

       事實(shí)上,1916-1919年期間,毛澤東曾多次寓居岳麓書(shū)院,累計居住了一年多光景。其中,有兩次寓居時(shí)間比較集中,一次是1918年6月至1918年8月,另一次是1919年8月至1919年11月。毛澤東之所以選擇岳麓書(shū)院寓居,主要得益于他的恩師楊昌濟的幫助。楊昌濟于1916年起負責主持湖南大學(xué)籌建工作,湖南大學(xué)籌備處就設在岳麓書(shū)院半學(xué)齋。楊昌濟對毛澤東和蔡和森最為看重。1918年6月,毛澤東和同學(xué)們從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畢業(yè)之后,有的同學(xué)還沒(méi)有找到如意工作,大家寓居在湖南大學(xué)籌備處(岳麓書(shū)院半學(xué)齋),成立“工讀同志會(huì )”,一邊讀書(shū)勞動(dòng),一邊實(shí)施“岳麓新村計劃”。

       李銳在《毛澤東的早期革命活動(dòng)》一書(shū)中描繪了當時(shí)的場(chǎng)景,“他們一邊讀著(zhù)書(shū),一邊作今后的計劃。這種工讀生活,大家精神上感到一種分外的振奮。然而大家的心情是并不悠閑的,個(gè)人前途和天下大事都待解決。自己向何處去,湖南向何處去,中國向何處去,用什么方法來(lái)解決這許多復雜的問(wèn)題?毛澤東的心情是最不寧靜的,岳麓山古跡中流傳的一幅老對聯(lián)‘四面云山來(lái)眼底,萬(wàn)家憂(yōu)樂(lè )到心頭’,正好作為他當時(shí)的心情寫(xiě)照”。毛澤東的“岳麓新村計劃”并沒(méi)有持續多久,包括毛澤東后來(lái)在北京、上海繼續實(shí)施的類(lèi)似計劃,也沒(méi)有成功。1918年8月15日,毛澤東暫別岳麓書(shū)院,應楊昌濟之邀赴北京。

       1919年8月,由毛澤東主編的湖南學(xué)生聯(lián)合會(huì )會(huì )刊《湘江評論》(共出版了5期和1期臨時(shí)增刊)被查封,毛澤東隨被取締后的湖南學(xué)生聯(lián)合會(huì )從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遷往岳麓書(shū)院半學(xué)齋,并接手主編雜志《新湖南》。鄧力群在其主編的《偉人毛澤東》中記載,《湘江評論》被查封之后,毛澤東和學(xué)聯(lián)負責人來(lái)到岳麓山湖南大學(xué)籌備處,繼續從事革命活動(dòng)。毛澤東在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的同學(xué)蔣竹如回憶,“我們事先得到了風(fēng)聲,把學(xué)聯(lián)的文件、印章和未賣(mài)完的各期《湘江評論》,一籃一簍地轉移到河西的湖南大學(xué)籌備處去了。學(xué)聯(lián)雖被封閉了,但我們并未為軍閥張敬堯的淫威所嚇到。從此以后,毛澤東同志和學(xué)聯(lián)其他負責人搬到湖大籌備處,繼續進(jìn)行革命活動(dòng),對張敬堯的黑暗統治,進(jìn)行揭露和抨擊”。

      為躲避當時(shí)軍警對《新湖南》的搜查,毛澤東寓居岳麓書(shū)院,并輾轉于岳麓書(shū)院與他擔任歷史教員的長(cháng)沙修業(yè)學(xué)校之間。毛澤東在1919年9月5日《致黎錦熙信》中說(shuō),“此間有一種《新湖南》,第七號以后歸弟編輯,現正在改組,半月后可以出版,彼時(shí)當奉寄一份以就指正”。從接手、改組和主編《新湖南》,毛澤東在岳麓書(shū)院寓居約三個(gè)月。

            (三)與湖南大學(xué)師生的革命情誼

      據不完全統計,與毛澤東在千年學(xué)府(含岳麓書(shū)院及其改制、合并組建湖南大學(xué)的各學(xué)校)一起激揚文字、指點(diǎn)江山、從事革命活動(dòng)的師生達數十人之眾。在此,僅略舉新中國成立前后、特別是毛澤東在長(cháng)沙讀書(shū)期間交往密切、結下深厚革命情誼的10余位湖南大學(xué)師生。

       就學(xué)生而言,有蔡和森、鄧中夏、謝覺(jué)哉、易禮容、彭璜、王爾琢等人。其中,蔡和森、鄧中夏是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學(xué)生。1912年,由岳麓書(shū)院改制后的湖南高等學(xué)堂更名為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。毛澤東對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稱(chēng)贊有加,并于1915年6月25日寫(xiě)信邀請友人湘生一同報考該校,表示“適得高等師范信,下期設招文史兩科,皆為矯近時(shí)學(xué)絕道喪之弊。其制大要與書(shū)院相似,重自習,不數上講堂,真研古好處也!嵋馀c足下宗旨相合,可來(lái)考乎?寄上通告一紙,伏乞詳(察)”。此后,毛澤東雖并未就讀該校,而鄧中夏和在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讀書(shū)的蔡和森則于當年秋天考入該校文史專(zhuān)修科乙班學(xué)習。

        謝覺(jué)哉、易禮容、彭璜是湖南公立商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(也就是毛澤東曾經(jīng)就讀了一個(gè)月的那所學(xué)校)的學(xué)生。當時(shí),彭璜是湖南學(xué)生聯(lián)合會(huì )負責人,支持毛澤東主編《湘江評論》《新湖南》、發(fā)動(dòng)湖南學(xué)生運動(dòng)和組織“驅張”等社會(huì )活動(dòng)。謝覺(jué)哉協(xié)助毛澤東在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創(chuàng )辦平民夜校、工人夜校,易禮容協(xié)同毛澤東創(chuàng )辦長(cháng)沙文化書(shū)社。此外,還有湖南公立工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學(xué)生王爾琢。井岡山斗爭時(shí)期,王爾琢擔任紅四軍參謀長(cháng)兼第28團團長(cháng),1928年犧牲之后,毛澤東為其撰擬挽聯(lián),表達沉痛之情。

      就教師而言,有李達、羅章龍、楊昌濟、黎錦熙、方維夏、曹典球、楊樹(shù)達等。楊昌濟是岳麓書(shū)院學(xué)生,也是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教師,同時(shí)兼職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,是毛澤東的修身課教師。黎錦熙、方維夏畢業(yè)于湖南優(yōu)質(zhì)師范學(xué)堂(該校后并入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),兩人在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分別擔任毛澤東的歷史課教師和農業(yè)課教師。1915年,毛澤東起草了一份反對省第一師范學(xué)校校長(cháng)張干的傳單,正是在楊昌濟、方維夏和徐特立的力保下才免于被開(kāi)除學(xué)籍。

      羅章龍是毛澤東于1915年夏天發(fā)出“二十八畫(huà)生征友啟事”之后所征得的三個(gè)半友人之中的一個(gè)。1918年4月,新民學(xué)會(huì )決定派羅章龍等人去日本學(xué)習。毛澤東到碼頭送行,贈羅章龍《七古·送縱宇一郎東游》詩(shī),詩(shī)中有云:“云開(kāi)衡岳積陰止,天馬鳳凰春樹(shù)里”,天馬、鳳凰指的是湖南大學(xué)前臨湘江的天馬山和鳳凰山兩座山巒。1934年和1948年,羅章龍先后兩次被聘任湖南大學(xué)教授。1949年10月,毛澤東為了解羅章龍的情況曾專(zhuān)門(mén)致電給湖南省委:“湖南大學(xué)教授羅仲言即羅章龍來(lái)信,申述他自被開(kāi)除黨籍后十七年中從事教育和著(zhù)述工作的成績(jì),說(shuō)他并無(wú)危害黨和革命的行為。請派人至湖南大學(xué)調查是否屬實(shí)電告!

       李達曾先后就讀于湖南公立工業(yè)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、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,和蔡和森、羅章龍相繼擔任過(guò)中共中央前三任宣傳部部長(cháng)。1922年,李達任毛澤東創(chuàng )辦的湖南自修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,1923年至1926年任湖南法政專(zhuān)門(mén)學(xué)校學(xué)監兼教授,1947年至1949年任湖南大學(xué)教授,1950年至1952年任湖南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。1948年,毛澤東致函李達,稱(chēng)“吾兄系本公司發(fā)起人之一,現公司生意興隆,望速前來(lái)參與經(jīng)營(yíng)”。信中所說(shuō)的“本公司”指的就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1948年5月18日,毛澤東在香山會(huì )見(jiàn)李達,相談至深夜。

       曹典球畢業(yè)于時(shí)務(wù)學(xué)堂。1930年兼任湖南大學(xué)代理校長(cháng),1931年3月至1932年10月(lián)魏洗髮W(xué)校長(cháng),1945年至1949年擔任湖南大學(xué)教授。1930年,湖南省政府主席何鍵在抓捕楊開(kāi)慧、毛岸英和保姆陳玉英之后,繼續抓捕楊開(kāi)慧的弟弟楊開(kāi)智,并揚言要“誅毛澤東九族”。曹典球曾出面營(yíng)救楊開(kāi)慧,安排楊開(kāi)智在湖南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工作,極力掩護毛岸英、毛岸青、毛岸龍三兄弟,并出資租船由陳玉英將毛岸英三兄弟護送到武漢,輾轉到達上海,使他們免于受害。1950年,楊開(kāi)智攜毛岸英從京返湘,特意拜訪(fǎng)曹典球先生,深致謝意。1959年6月,毛澤東回到長(cháng)沙,特別接見(jiàn)曹典球,設宴款待,楊開(kāi)智夫婦等作陪,并合影留念。

       楊樹(shù)達是時(shí)務(wù)學(xué)堂、求實(shí)書(shū)院學(xué)生。1899年起,時(shí)務(wù)學(xué)堂先后改制為求實(shí)書(shū)院、湖南省城大學(xué)堂、湖南高等學(xué)堂,1905年并入由岳麓書(shū)院改制后的湖南高等學(xué)堂。楊樹(shù)達曾擔任湖南高等師范學(xué)校教務(wù)長(cháng),1937年至1953年擔任湖南大學(xué)教授。1955年6月,回湘視察的毛澤東在暢游湘江、登臨岳麓山之后,臨時(shí)改變去愛(ài)晚亭的計劃,直接下山到岳麓書(shū)院半學(xué)齋,并就文字改革問(wèn)題征求楊樹(shù)達的意見(jiàn)。當時(shí),一起陪同的周世釗寫(xiě)了一首題為《從毛主席登岳麓至云麓宮》的七律寄給毛澤東。毛澤東于當年10月4日復信周世釗并賦《七律·和周世釗同志》:“春江浩蕩暫徘徊,又踏層峰望眼開(kāi)。風(fēng)起綠洲吹浪去,雨從青野上山來(lái)。尊前談笑人依舊,域外雞蟲(chóng)事可哀。莫嘆韶華容易逝,卅年仍到赫曦臺!边@首律詩(shī)深情描繪了毛澤東30年前在岳麓書(shū)院的青春歲月和30年后回到長(cháng)沙的壯美情懷,現刊立于岳麓書(shū)院赫曦臺上。

        (四)為湖南大學(xué)題寫(xiě)校名

      1949年12月5日,《人民日報》刊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(huì )第四次會(huì )議通過(guò)的27項任命名單,其中第26項是關(guān)于李達為湖南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的任命。李達成為新中國成立以后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的第一位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。1950年8月20日,毛澤東親筆為湖南大學(xué)題寫(xiě)校名,湖南大學(xué)也由此成為全國高校極少數由毛澤東親筆題寫(xiě)校名的大學(xué)之一,且題寫(xiě)時(shí)間最早。

       當時(shí)的親歷者李傳秾和李達夫人石曼華有過(guò)內容一致的回憶。李傳秾是新中國成立后湖南大學(xué)第一屆學(xué)生會(huì )主席,他曾向李達提議將湖南大學(xué)改名為毛澤東大學(xué),并以學(xué)生會(huì )的名義將提議寫(xiě)入一封未封口的信里。李達后來(lái)將這封信當面呈交給毛澤東,毛澤東看了之后,雖否決了此提議,但答應為湖南大學(xué)題寫(xiě)校名。1950年8月20日,毛澤東復函李達,共題寫(xiě)了兩個(gè)橫寫(xiě)、一個(gè)豎寫(xiě)的“湖南大學(xué)”校名供李達選擇,并在其中兩個(gè)校名邊上用鉛筆分別畫(huà)了一個(gè)小圓圈。1951年元旦,湖南大學(xué)在岳麓書(shū)院正門(mén)舉行隆重的校匾升懸典禮。如今,這塊校匾高懸在湖南大學(xué)校辦公樓(科學(xué)館)的大門(mén)之上。據石曼華回憶,李達擔任校長(cháng)后,毛澤東十分關(guān)心湖南大學(xué)的建設發(fā)展,不僅為湖南大學(xué)親筆題寫(xiě)校名,而且在湖南大學(xué)修建大禮堂時(shí),拿出自己部分稿費進(jìn)行資助。1952年9月17日,毛澤東還應李達之邀,欣然題寫(xiě)“愛(ài)晚亭”匾額。此外,毛澤東多次悉心指導李達撰寫(xiě)《〈實(shí)踐論〉解說(shuō)》和《〈矛盾論〉解說(shuō)》,曾于1951年3月27日、1952年9月17日、1954年12月28日三次致信李達,就具體解說(shuō)細節進(jìn)行討論,高度贊揚他所做的工作,認為“這個(gè)解說(shuō)極好,對于用通俗的言語(yǔ)宣傳唯物論有很大作用”,“關(guān)于辯證唯物論的通俗宣傳,過(guò)去做得太少,而這是廣大工作干部和青年學(xué)生的迫切需要,希望你多多寫(xiě)些文章”。


        三、岳麓書(shū)院對毛澤東實(shí)事求是思想的深刻影響


      岳麓書(shū)院對毛澤東有多方面的深刻影響,包括《岳麓書(shū)院學(xué)規》,岳麓書(shū)院《讀經(jīng)六法》《讀史六法》和“整齊嚴肅”院訓等所蘊含的書(shū)院教育傳統,對于毛澤東酷愛(ài)讀書(shū)、認真做讀書(shū)筆記等讀書(shū)習慣的養成,在讀史時(shí)注重聯(lián)系實(shí)際、充分考慮修史者的歷史局限性并加以現代視角的解讀方法的形成,以及他所提出的“團結緊張嚴肅活潑”的作風(fēng)等,均有深刻影響。而其中,脈絡(luò )最為清晰、感召最為顯著(zhù)、啟迪最為重要、影響最為深刻的,當為岳麓書(shū)院對毛澤東實(shí)事求是思想的影響。

      (一)岳麓書(shū)院經(jīng)世致用學(xué)風(fēng)之淵源

     “實(shí)事求是”最早出現于《漢書(shū)·景十三王傳》,稱(chēng)酷愛(ài)收藏古書(shū)、鉆研古籍的河間獻王劉德“修學(xué)好古,實(shí)事求是”。該“實(shí)事求是”后被乾嘉考據學(xué)或專(zhuān)門(mén)漢學(xué)所繼承,是一種從古籍到古籍、埋頭故紙堆、不務(wù)現實(shí)、脫離實(shí)踐的治學(xué)態(tài)度,即所謂“蔽于古而不知世”“蔽于詞而不知人”,“有見(jiàn)于實(shí)、無(wú)見(jiàn)于行”,與毛澤東所倡導的“實(shí)事求是”有著(zhù)本質(zhì)的不同。

       這種本質(zhì)不同可從毛澤東實(shí)事求是思想形成的若干關(guān)鍵節點(diǎn)來(lái)認識。1925年和1927年,毛澤東撰寫(xiě)《中國社會(huì )各階級的分析》《湖南農民運動(dòng)考察報告》,標志著(zhù)馬克思主義“實(shí)事求是”命題萌芽;1930年,毛澤東發(fā)表《反對本本主義》,提出“沒(méi)有調查,就沒(méi)有發(fā)言權”,實(shí)事求是思想展現出清晰輪廓并逐步走向成熟;1941年,毛澤東在《改造我們的學(xué)習》中對“實(shí)事求是”做出了馬克思主義闡釋(zhuān)骸皩(shí)事”就是客觀(guān)存在的一切事物,“是”就是客觀(guān)事物的內部聯(lián)系,即規律性,“求”就是我們去研究。1945年,黨的七大正式將“實(shí)事求是”確立為全黨的思想路線(xiàn)。由此,毛澤東對“實(shí)事求是”這個(gè)古老命題進(jìn)行了創(chuàng )新性改造,同時(shí)也表明,毛澤東所倡導的實(shí)事求是強調關(guān)注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,一切從實(shí)際出發(fā),理論聯(lián)系實(shí)際,其“實(shí)事求是”思想另有淵源,即源于湖湘之地的經(jīng)世致用學(xué)風(fēng)。經(jīng)世致用乃湖湘文化精髓,反對不切實(shí)際的虛學(xué),強調關(guān)注社會(huì )現實(shí)、解決社會(huì )問(wèn)題,其輸出地就是岳麓書(shū)院。

       岳麓書(shū)院是湖湘文化的圣地和代表,從“經(jīng)世致用”到“實(shí)事求是”的優(yōu)良辦學(xué)傳統千年傳承不輟。兩宋時(shí),以胡安國、胡宏父子為首的“湖湘學(xué)派”倡導“經(jīng)世致用”“以實(shí)事自律”,隨后胡宏弟子、岳麓書(shū)院山長(cháng)張將此繼承。明末清初,岳麓書(shū)院學(xué)生王船山把經(jīng)世致用學(xué)風(fēng)推至新高度,提出“即事窮理”“即物窮理”命題。近代以降,為挽救天下危亡,魏源、曾國藩、楊昌濟等岳麓書(shū)院師生,將經(jīng)世致用傳統發(fā)揚光大。魏源提倡“以實(shí)事程實(shí)功,以實(shí)功程實(shí)事”、“師夷長(cháng)技以制夷”,批評考據學(xué)家皓首窮經(jīng),掀起晚清務(wù)實(shí)之風(fēng)。曾國藩以經(jīng)世致用精神重塑古代“實(shí)事求是”內涵,對“實(shí)事求是”做出了非常接近毛澤東實(shí)事求是思想的解釋,將考據學(xué)命題轉換成認識論的命題。1917年,“實(shí)事求是”作為校訓懸掛于岳麓書(shū)院講堂,引導學(xué)生從事實(shí)出發(fā),追求真理,標志著(zhù)“實(shí)事求是”以校訓方式煥發(fā)出岳麓書(shū)院治學(xué)傳統的風(fēng)采。

         (二)岳麓書(shū)院輸出湘學(xué)之熏陶


路過(guò)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
雞蛋

相關(guān)閱讀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
777亚洲熟妇自拍无码区,久久中文字幕人妻丝袜系列,毛片无码高潮喷液视频